文笔自由飞翔中……
嗯,所有通吃,只要少主有个好结局我就什么都不在乎了啦!少
主最高,虐死那些少主的痴汉。冷cp均可接受,只要不上床实际上我都无所谓的啦……(你滚

【瑞金·凹凸世界】第101个谎言

巨OOC注意。天知道我只是想写一个既不想让姐姐操心又想让姐姐留下来陪自己的小矛盾金。

“对不起……姐姐,我不是故意的……”金蓝色的大眼睛闪着泪光,鼻子红了,一抽一抽的。还用着沾满泥巴的手擦擦自己的眼睛。他扯了扯秋的衣角,可怜巴巴的看着她。“我被他打伤了……”看到秋的表情有点松动了,金马上接了一句,并马上把手上的伤给自己的姐姐看。
果然,当秋看到他手上的伤时,秋严肃的脸色顿时变了,开始给他疗伤起来了。
亦是一个谎言,第32个了。外面的金哭哭啼啼的,里面的金却面无表情的看着秋。这个伤口是自己在路上摔跤蹭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撒谎了。
却没有一个人来戳穿它。
金被包扎得严严实实的,钻进了自...

【不想取标题的点梗文系列】

        “嘿嘿!东尼尔、弗朗鸡!本大爷最近找到了一款全新的游戏!来一起玩玩吧!肯定很好玩的!阿西最近一直都在玩!一下班就去玩了呢!kesesesesesese……”基尔伯特那满头银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手里拿着不知从哪儿搞来的终端。眼睛也和他那头乱毛一样兴奋的闪闪发光,“来来来一起试试看吧!”
        “哥哥最近刚巧也有空呢~就陪小基尔你玩玩吧~”弗朗西斯嘴角一弯,取过那个终端连接上自己的终端,将游戏拷到了自己的终端上。
 ...

【黑白相间】

 W
      和自己可爱的小马修一起度过了一段没羞没躁的“蜜月”后,弗朗西斯尴尬的发现,自己和小马修的发展,也只到了被默认肢体接触了而已。而所谓弗朗西斯最期待的“哔——”全都没有实现。
        带着这样一股怨气,弗朗西斯在星期四准时去赴约了,却看到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卿卿我我”地坐在那边,顿时怨气大满。
“唉。”弗朗西斯叹了口气,“小亚瑟啊”,弗朗西斯这样说道。“我可不是来看你和阿尔弗雷德卿卿我我的呀。你说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我才来的。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被说成卿卿我我的亚瑟皱了皱眉头瞪了一眼不怎么安分的...

【Our Name】21

ps:我决定不再颓废了!别掉粉啊……

Our Name Twenty first
Four pieces
“我们也先行离开了。”王黯扯了扯维克多的围巾,带着他走上楼去。
卢西安诺和其他两个家伙是在十楼,那个假假的笑着的弗拉维奥和他那个面瘫脸男友是在九楼,史蒂夫那个笨蛋是在七楼,都不是一个楼层,这也方便做事。那就选四楼吧。王黯在他们几个离开时就叫维克多去注意他们的脚步声了,以便避开他们几个所住的楼层。
404室。王黯下意识就走进了这个房间,4在他的老家那儿可不是什么好的数字,代表着死亡。可是他却任然选了这个房间,是在下意识的嘲讽什么呢?王黯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维克多,你确定,四周无人?”王...

【鹿与兔】壹

 @枫糖罐里的熊不知几郎 

520521双贺,给我最可爱最软萌的枫熊熊。

鹿与兔

枫熊熊是一只兔妖,是一个很可爱很可爱的小白兔。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一只最棒的小白兔,因为她会种萝卜,而且她种的萝卜特别好吃。
你问我为什么枫熊熊是一只小白兔而她的名字却带了个'熊'?因为她是被村长爷爷从熊窝里捡回来的啊!那天是秋天,有很多很漂亮的枫叶,所以她就叫枫熊熊啦。
她每天都会开开心心的去森林里玩,吃些白菜保持营养均衡,所以她也是一只很健康的小白兔。
当有一天,她在森林里开开心心的逛(觅)街(食)时,她看到了一颗很奇怪的苹果树。
这棵苹果树的枝桠是雪白雪白的,像是白玉一样,又光滑又漂亮...

不想码字……应该会掉粉的吧……

【黑白相间】

V

一个米白色的的早晨。
这是弗朗西斯醒来后的感觉,这里不是他的家,而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但是,却莫名的令人安心。
米白色的天花板上,枫叶状的LED灯,米白色的窗帘被微风轻轻吹动着,上面的枫叶仿佛在缓缓飘动一样。空气中也弥漫着一种甜腻的气息。
像是枫糖浆。
弗朗西斯想了一会,下了一个定论。
他略略起身,却发现了蜷缩在房间一角的青年。
青年有着卷卷的金发和一根长长的呆毛,红色的眼镜被拿下来,叠好放在一旁。那个青年像是没有一丝安全感一样,抱住自己怀中的白熊玩偶。他身上盖着一条印满了枫叶的被子。
整个房间都充斥着暖暖的气息和各式各样的枫叶形状的器物。
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不像自己的卧室,总是在昂贵...

【凹凸世界·瑞金】(有肉注意)

最近迷上了凹凸世界,让我先浪几天……

瑞金only,听了killer lady 后冒出来的脑洞,好像很符合格瑞呢……我在想什么啊……
ps:后半部分貌似有点诡异的轻微SM倾向(语言上)……天哪我在写什么……
拍摄:其中有部分格瑞的话引用了killer lady里面的歌词。

“格瑞,麻烦来接一下金好吗?金好像醉了……。”在狩猎中被打扰到了,本来就是一件十分不愉快的事,更何况听到属于金的电话里传来不属于他的声音,更令人不愉快了。
“地址。”披上外套,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格瑞起身提起烈斩就走。
“XX大街十九号,“吻”酒吧。”对方被格瑞偏冷的声音给吓了一跳,迅速的报了地址然后挂断了电话。
听到手机...

【凹凸世界】小短篇

吃一口安利……我要被他两洗脑了…他们两太萌了…怎么办……方张……

夏季特别的喧嚣,反而显得身边格外的安静。
格瑞放下了手头的事,莫名的不习惯。
不习惯什么,却连自己也搞不清。
明明那个最恼人的家伙已经离开了,自己刚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做一做手头的事,却某名的心烦。
出去走走吧。
看样子做不了什么事了。格瑞起身,穿上外套,走了出门。推开大门时,下意识的往身后看了一眼,像是在等谁一样。
身后空空荡荡的走廊,无言的沉默简直压的人作呕。
格瑞沉默了片刻,便抬脚走出门。
走在大街上,还是一样的不习惯。
莫名的感觉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令人喘不过气来。
穿过马路时,手总是会下意识的往后面抓。可是,现在,什么...

我能说这星期我一个字都没打吗……光做游戏去了……头疼……

接下来是维卡!

【罪恶之书】第一章第七页

【窒息之痛】第七页

“喂?是艾伦那只傻狗吗?”王黯走出那个让他心神不定的大宅院,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十分熟稔的按下一串号码,一开口就气势汹汹的咄咄逼人。
“WTF!王黯你几年不见胆子见长啊!”对面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和一阵稀稀疏疏的起床声。
“昨天做到多晚?”王黯用一种老神在在的语气说到,他们两之间的破事他们六个人早就见怪不怪了,毕竟他们两可是六人中最早脱团的啊。
“嘿嘿,也没多晚啦,倒是艾伦,昨晚很早就撑不住了呢。”电话另一头换了个人,那疯疯癫癫的语气真是几年都不变啊。
“搞得你好像中国那种专吸人精气的狐狸精似的。”王黯毫不留情地讽刺道,“我现在去找你们,也会通知弗朗索瓦他们,干净把房间...

【罪恶之书】第一章第六页

【窒息之痛】第六页
“本田葵?!”王黯的嘴角以一个几乎微不可见的弧度下拉了一下,迅速的向左边踏出一脚,潇洒的转身,和扑过来的本田葵擦身而过。刚好的连一丝衣角都没有蹭着。
“nini………你不喜欢小葵了吗?”本田葵带着可怜气看向王黯,猩红的眼睛里泪光闪闪。活像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大型犬。
这演技,可以得奥斯卡小金人了吧!王黯在心中暗暗吐槽了一句,一脸义正严辞的点了点头,之后无视了本田葵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悲痛样,转头看向了不知什么时候来到院子里的任亚洙,“小梅什么时候感染上这个病毒的?”他的语调不由自主的上扬,猩红的眼珠中闪过了一丝怒气,虽然不是对着他发的,可是任亚洙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可怕的气息从他身...

Our Name游戏化决定!!rpg游戏,本人亲手制作!
ps:p了一下午的图,黯爷。

1 / 11

© 芝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