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自由飞翔中……
嗯,所有通吃,只要少主有个好结局我就什么都不在乎了啦!少
主最高,虐死那些少主的痴汉。冷cp均可接受,只要不上床实际上我都无所谓的啦……(你滚

【女巫之间的二三事(1)】

不知该是什么梗……

在很久很久之前,在遥远的大西洋的沿岸,有一个繁荣而昌盛的感觉,叫做“喜板鸭”……说笑,别在意。
咳咳,总之,是个很富有的国家。
当时所谓的科学还没有与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发生化学反应,整个世界里神马的妖魔鬼怪还在肆意蔓延。
譬如在另一边的某个有着某种不科学的眉毛的绅士国度,吸血鬼和幽灵什么的都司空见惯了。
不扯远了。
嗯,所谓这个喜板鸭王国,有个刚好适婚的大皇子,明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王国濒死的老国王一死他就得上位了。可是令人忧愁的是:
这个王子是面瘫。
和这个光芒万丈而热情四射的国家不同,他是个面瘫加上大冰山。
所以每一个适婚的婚约女子都被吓了回去,所谓的鬼见愁……才怪...

为了你,春雨停下了脚步。

【Our Name】


ps:临时打的,我有点不想承认这是我写的了……

Two. Piece
“那我们两也上去了哟~”弗拉维奥看着前面离开的弟弟,也没有怎么在意,拉着一边冷着一张脸的安德烈,也走上了楼梯,他那自尊心强到可怜的弟弟肯定会选第十层,那他就在第九层吧。
拉着安德烈的手凉凉的,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安德烈的手总是凉凉的,让人欣喜。而自己那偏高的体温,在那炎炎夏日里又是多么难耐,他喜欢安德烈,这很不可思议,又很理所应当。
“弗拉维,今天你怎么了?”安德烈一直沉默着,直到被弗拉维奥拉进了903号房间里,他随手关上门,看着眼前的弗拉维奥,他有些不对,如果是以往的话,他不会那么早上来,而是会在下面与那些家伙套套近乎,想...

哪怕是多么的温暖,在这炎炎的夏日里,终究是那么令人难以忍受。就是这么可悲啊,你,我,我们的恋情。

【黑白相间】

U

“前辈?!”马修惊呼出声,来人是他在FBI认识的前辈,目前已经退居二线的前·王牌执行员,那时可是名声赫赫,被所有的同事和对手敌视,出去从小到大的两个死党就没有任何朋友了。被誉为“FBI史上人缘最差的男人”。
“kesesesesese……弗朗鸡,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不行,我要先拍张照片发微博日志。”来者用一种奇异的方式笑了起来,顺便拍了一张照片,还真的给他发到日志里去了。
“小基尔你还在写日记啊,简直像个小学还没有毕业的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你懂什么,哥哥这是凄惨美,你这种小学生是理解不了的。”弗朗西斯双眼一翻,挑衅的看了看基尔伯特,“要治就快治,哪有什么婆婆妈妈的。”
“kesesese...

【水母马修记事薄】

ps:考试期间浪一浪,明天还有三场考试,愿阿米助我考好数学,sir助我考好英语,少主助我考好历史!

“我的话,要带马修回东方一趟阿鲁。这次他帮了我很大的忙,所谓来而不往非君子也,我要带着马修去好好款待一番阿鲁!”耀先生,别再说了 ,如果伊万的目光能杀人的话,我已经死了几次了呢?不过应该打不中的吧,毕竟他看不见我……QAQ。
“噗呼呼……那万尼亚也跟着去好不好?”伊万笑眯眯的说,完全看不到一边那颤颤巍巍的莱维斯那快哭出来的目光,好可怜。我不忍心的想。
“那个、那个、领主大人、人、辖区内、内有很、很多伤员、和很多的建筑损失惨重、请,请务必……”莱维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伊万笑眯眯地打断了,可怜的孩...

【罪恶之书】

【窒息之痛】第五页
“吱呀——”破旧的木门刺破古旧的时光,屋里坐着两个人,林夕梅散着头发,坐在床上,左手已经被紫色的斑痕占据了,无力的垂在一边。而叫他来的阮氏罂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林夕梅看到王黯进来,惊了一下,便转过头去,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把左手往里面缩了缩。“你来干什么?”她问道,眼角染上一丝红色。
“大哥是我叫来的,你也很想见他不是吗?你每天晚上哭的时候……”坐在一边的阮氏罂插嘴道,却被林夕梅给打断了。
“住嘴!!”她的声调扬了上去,还是没有将头转过来,身子却有点微微地颤抖。阮氏罂摊了摊手,偷偷的溜到了门外。遇到了等在门外的维克多,忽然笑得更加灿烂了。
“你来得正好,虽然不知道你叫什...

【Our Name】

我绝对是亲妈啊!看那些可以逆天的bug,实际上还是有点不够的,后面有个变态会出现,把他们都虐的很惨哦……嘿嘿……

Our Name
“没人先说?那就我先开头吧。”卢西安诺微微笑着,“我的能力是,绝对命令,只能对已知的存在下令,而且还必须是有指定目标的。但是没有数量限制 ,也没有次数限制。”卢西安诺的眼神瞟了瞟王黯,他送他一个白眼。
“我的能力是生命,救助类的啦,我可以给已知生命体输送生命力,以及魔力。”弗拉维奥笑着说,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安德烈的能力是影子哦,他可以用影子攻击,也可以用影子进行移动,很厉害吧!”
“我的能力是虚无。”王耀说了这句话,就不再说话了,靠在维克多身上。“梦。”维克多的...

【黑白相间】

T

弗朗西斯沿着马修的光滑的小腿向上探取,逐渐向上……
摸到了他绑在大腿上的手枪。
弗朗西斯取出那把手枪,握在手上,背着光,看不清他的表情。
马修咽了口口水,试着动了动被按在头顶的手,却被我的更紧了。
“这么紧张干嘛,哥哥又不会伤害你。”弗朗西斯扑哧一笑,松开对他双手的控制,将枪塞到他的手里,然后握住他的手,对准了自己的脑子。
“马修,如果你还恨着我的话,就开枪吧。如果是小马蒂的话,哥哥不建议的哟。”弗朗西斯笑着说,仿佛抵在他头上的不是冰冷的枪管,而是一朵娇艳的玫瑰。他在赌,用自己的生命在赌,赌马修的温柔。“你最恨的人的生命就握在你的手里了哦,只要这样,轻轻的按下去,然后他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全员发飚时·二】

Feliciano·Vargas

夜色凝重地弥漫上天空,有几只燕子轻轻的唱着歌,整个城市在夜色的掩映下安静而神秘。
“路德路德!我来找你玩了!”费里西安诺兴奋地拍打着路德维希家的大门。却没有一个人应门。
“睡了吗?不应该啊?路德一般来说现在都在工作才对?”费里西安诺眯着眼,忽然莞尔一笑,“那我就翻墙去看看路德的情况吧!”
“嘿咻!”费里西安诺轻巧的爬上路德维希家旁的一棵橡树,顺利地摔到了路德维希家……的狗窝中。
“Aster?Blackie?Berlitz?”费里西安诺轻轻的唤了几声,却没有一只狗回应他。
这是他“潜入”路德维希家的惯用路径,每一次都会落到狗窝上,之前还有几次把狗...

点梗文【普奥洪】

看我写了什么鬼东西@顾景三—不填坑势力无所畏惧 ,掩面而泣……

寂静而空旷的屋子里传来一阵琴声,破碎而连贯不成曲调,却带着一种浓郁的悲伤,三天了啊……饭都没吃。伊丽莎白站在房间门口,奥地利式的豪华大门阻挡了她的视线,门上破旧的花纹甚至无法让人透过它去看看里面的人的情况。伊丽莎白抬起手,想要推开门,却发现,自己连推开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琴声忽然突兀的一顿,伊丽莎白慌了起来,“奥\地\利……”她慌乱地推开门,跨过门前散乱了一地的乐谱,慌慌张张的提着长裙跑了过去,那个奥地利青年趴在钢琴上,光,暗暗的从彩色的玻璃上透过来。无情的打在那个低声哭泣的人的身上。
“大笨蛋先生……”伊丽莎白用到...

【水母马修记事薄】

事实证明……我是有节操的家伙……但是我的更新……真的会变得很乱……文笔也会下降……自信心都没了……(;´༎ຶД༎ຶ`)反正也没多少人看我的文不是吗………………

水母马修记事薄·贰拾捌

等我再次醒来,就变了。刚才那个美好而舒适的卧室仿佛真的是我的假象,重新出现的房间才比较符合伊利亚的审美。
白色的房间中间就一张床,一个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盒子,也就这些。简直像是一间面壁室。刚才遇到的一切是我不再掉以轻心了。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那个盒子上有锁,我用那个系着紫色流苏的钥匙打开了盒子,盒子里简简单单的,就只有一条红色的围巾、一份照片和两封信。一封上面写着:致亲爱的耀。一封上则写...

【不想码字】

停更。
期限与我的下限一样遥无止尽,再见,大家。
(^_−)−☆

【罪恶之书】

【窒息之痛】第四页
“什么!!”王黯猛地从床上爬起来,整理好衣服,急匆匆地问道,“小梅怎么了?!”
“'吊绳',小梅她,染上了'吊绳'。”对面的声音带着颤抖,“大哥……算我求你了,回来吧。当初的事,我们早就不再计较了,小梅也好,葵也好,亚洙也好,没有人再怪您了。回来吧,大哥。我们真的,快支持不住了。”
“嘟————嘟————”电话被挂掉了,王黯一脸阴沉,戴上面具。
维克多什么也没说,也什么都没问。穿上了外套,带上了面具。一言不发的跟在他后面,就像一道影子。
王黯手颤颤巍巍的碰到了门把手,又缩了回来,沉默不语的站在那儿,不说话,像一个哑巴,心里翻涌着千万波浪,到了嘴边,却又翻了回去。却像是一根...

1 / 10

© 芝千 | Powered by LOFTER